六月初,在河北省怀安县第三堡乡俞家屯村,密密麻麻刚及腰的玉米地旁,“大学生村民”靳爱兵站在田垄上,正在给刚蹿蔓的豆角搭架。尽管这是一项极简单的农活儿,但靳爱兵显然并不熟练,攥杆与绑绳的手时常“打架”。

    大二时,靳爱兵迷上网络游戏,走进带给他快意的虚拟生活。大三时,靳爱兵的课越上越少,挂掉的科目越来越多。到了大四,本应毕业的靳爱兵没拿到学位证、毕业证等任何能证明自己上过大学的证件,拿到的只有游戏级别。

    在毕业后的那些日子里,靳爱兵带着行李,“宅”进网吧。每个月靠打游戏币、卖装备换来1500元钱,除去包月上网的500元,剩下的勉强维持生活。他基本上不和网吧里的人交流,换了手机号码,也没给家里人打过一个电话。直到今年3月底家人在长春找到他,靳爱兵才结束了长达六年的“泡吧”生活。

    在乡情血缘的召唤下,脸庞已经从苍白重回黢黑的靳爱兵说:“网络游戏带给我的,只有噩梦。”对曾经痴迷于网络游戏,靳爱兵毫不回避,对未来也没有绝望:“帮父母忙完这一段后,我就要出去打工了。我大学学的是网络与计算机专业,靠专业打工绝对离不开网络。但今后的网络对我而言只能是工具,我的使命只能是回报父母恩情、提升人生质量、证明自身价值。”

    有数据显示,在18至23岁的青少年网民中,网瘾比例达26.6%,而这正是青少年读大学的年龄。更有抽样调查显示,每10个大学生中,就有7.2个网民,而2012年中国网民的每周上网时长已达20.5小时。人们以往认为,未成年人对网络缺乏抵抗力,却没有想到大学生也是如此。网络中究竟有什么,让这些在高考中“挤过独木桥”的高校学子也如此痴迷?甚至令本应接受良好教育的他们放下学业,心甘情愿地把青春挥霍在网吧里?